种花

突然想要拥有一个盆栽
就是那种可以摆在自己书桌上
难过可以看看它 让它给我朝气
无助可以望望它 它会给我鼓励
开心也可以摸摸它的花瓣 分享我的喜悦

突然想要养育一朵花
就是那种可以种在一个小盆里的
最好是那种坚强型的 不容易枯萎的
但是也需要我为它浇水施肥 需要我的关怀

Advertisements

“如烟”

我坐在床前 望著窗外 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 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   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 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 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泪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   都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著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著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 眼前 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 瞬间 天地之间 

下次我 又是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   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   曾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   这么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著指尖 已经如烟

好似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在临走前写下的感叹
听了好有感觉~

任务 完成。

十八岁的我 终于完成了一件十八岁的任务
为了这项任务 吃了好多苦 流了好多泪
常常有放弃和算了吧的念头

我不常哭 因为流泪显得我输了 同时也打击我的自信心
当我真的哭了 那表示我受不了 真的受不了

话说
第一次握驾驶盘和第一次踩油门时 不幸的 碰到了怪老头
至今 我还是很想揍他几拳 十年后 这个念头依然不变
我就是小气 对这种怪老头 我无法找到我慈悲的心
这悲哀的第一次 打开了我《学车悲惨史》的第一章

接着
惊觉自己入了虎穴 选择了永不守时老师
或许是我太敏感 他的一字一句 我都受不了
他自以为是的态度 让我呼吸困难
坐在他的车上两个小时 让我深感委屈 但只能一直忍

一天
也忘了哪一天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 在他面前哭了
觉得自己太委屈 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被欺
所以我打开嗓门流着泪跟他说 我不学了
他可能以为我闹脾气 问我说 难道连驾照你也不要了
我直接回答说 不要了

过后
从那一刻开始 他不再大声唬我 改用轻声细语
我的眼泪似乎真的吓到他了 眼泪的威力原来可以那么大
我以为哭这么丢脸的事我不会说给任何人听 可是不晓得为什么
这件事 我不想藏在心里 回家后 我说了 心里也舒服多了

然后
压力还是很大 负面思想不断引诱我 试着让我放弃
我神经大条的那一刻 跟妈妈说我想停止
妈妈不高兴 姐姐不理解 爸爸没说什么 这让我更难过
我呢 就一直想哭 觉得自己好没用

他们
他们叫我不要哭 他们叫我加油
他们给我鼓励 他们告诉我他们自己的经历 他们慢慢解释给我听
可能他们不觉得帮了我什么
可是 就是看了他们那几句话 我有了勇气 很莫名其妙的勇气

还有
因为一个人 我找到了自己的dream car
我知道 如果没有驾照 有dream car有什么用
所以 有了这股动力 让我继续

可是
学车之苦是一回事 考车又是另外一回事
考车日期 一延再延 一拖再拖
真的无言了 就连定一个考车日子都这么不如意
等到真的能去考 又无法顺利通过 想到又要再回去考车现场多一次 就心力交瘁
但是这一次 我没有哭 一次也没有 我不准我自己再哭

终于
我拿到驾照了 这一张得来不易的驾照
多少金钱 多少汗水 多少泪水 多少时间 算也算不清
我还以为 不可能得到它了

一切终于又恢复平静
这一阵子 不会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