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

我坐在床前 望著窗外 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 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   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 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 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泪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   都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著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著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 眼前 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 瞬间 天地之间 

下次我 又是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   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   曾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   这么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著指尖 已经如烟

好似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在临走前写下的感叹
听了好有感觉~

Advertisements

任务 完成。

十八岁的我 终于完成了一件十八岁的任务
为了这项任务 吃了好多苦 流了好多泪
常常有放弃和算了吧的念头

我不常哭 因为流泪显得我输了 同时也打击我的自信心
当我真的哭了 那表示我受不了 真的受不了

话说
第一次握驾驶盘和第一次踩油门时 不幸的 碰到了怪老头
至今 我还是很想揍他几拳 十年后 这个念头依然不变
我就是小气 对这种怪老头 我无法找到我慈悲的心
这悲哀的第一次 打开了我《学车悲惨史》的第一章

接着
惊觉自己入了虎穴 选择了永不守时老师
或许是我太敏感 他的一字一句 我都受不了
他自以为是的态度 让我呼吸困难
坐在他的车上两个小时 让我深感委屈 但只能一直忍

一天
也忘了哪一天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 在他面前哭了
觉得自己太委屈 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被欺
所以我打开嗓门流着泪跟他说 我不学了
他可能以为我闹脾气 问我说 难道连驾照你也不要了
我直接回答说 不要了

过后
从那一刻开始 他不再大声唬我 改用轻声细语
我的眼泪似乎真的吓到他了 眼泪的威力原来可以那么大
我以为哭这么丢脸的事我不会说给任何人听 可是不晓得为什么
这件事 我不想藏在心里 回家后 我说了 心里也舒服多了

然后
压力还是很大 负面思想不断引诱我 试着让我放弃
我神经大条的那一刻 跟妈妈说我想停止
妈妈不高兴 姐姐不理解 爸爸没说什么 这让我更难过
我呢 就一直想哭 觉得自己好没用

他们
他们叫我不要哭 他们叫我加油
他们给我鼓励 他们告诉我他们自己的经历 他们慢慢解释给我听
可能他们不觉得帮了我什么
可是 就是看了他们那几句话 我有了勇气 很莫名其妙的勇气

还有
因为一个人 我找到了自己的dream car
我知道 如果没有驾照 有dream car有什么用
所以 有了这股动力 让我继续

可是
学车之苦是一回事 考车又是另外一回事
考车日期 一延再延 一拖再拖
真的无言了 就连定一个考车日子都这么不如意
等到真的能去考 又无法顺利通过 想到又要再回去考车现场多一次 就心力交瘁
但是这一次 我没有哭 一次也没有 我不准我自己再哭

终于
我拿到驾照了 这一张得来不易的驾照
多少金钱 多少汗水 多少泪水 多少时间 算也算不清
我还以为 不可能得到它了

一切终于又恢复平静
这一阵子 不会失眠了

撑着我

什么东西在撑着你

从小到现在 一直在撑着我的 是电视剧连续剧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电视 那我可能都会活在悲哀里
大概有70%的早晨 让我扬起笑脸的原因 就是因为晚上即将播出的连续剧
一部戏 可以让我开心很久很久
听起来可笑 可是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让我自己笑的方式
 
五年前开始 多了一样东西撑着我 那就是LFC
每星期一次的足球赛 点亮了我的周末
停赛或休战期间 我的周末是空虚的
星期三或星期四凌晨的欧锦赛 就好像是特别的礼物
球赛输了 难免影响我的情绪
但是 如果没有球赛 我不会有那么多喜怒哀乐

然后就是音乐
梁静茹的 孙燕姿的 周杰伦的 …
把耳朵放到音乐里 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没有谈过恋爱的人 听了“不是我不明白”心里会揪一下
不懂日语 却会被“First Love”这首歌感动
总之 喜欢听歌唱歌 动人的歌 它让我获得一点心得

最后还有一个撑着我的——F1
爱上赛车最初的原因是Michael Schumacher 其实到现在也是
看赛车是很刺激的 但其实没有了他 刺激感已经减半
有赛车又有球赛的周末 对我来说就是好周末 其它都没关系了

就是这四样 它们撑着我 到现在

还剩下多少

认识了一个人 一个认为自己是猫的人
不是胡说闹着玩 她很认真地说 我是猫
她相信猫咪听得懂她说什么 她可以跟它们交流

一开始 我不以为然
看了她写的点点滴滴 我不禁觉得 或许 她本应该是只猫

你想过吗?
如果要用一个动物来形容自己 想来想去 我不知道

她很清楚她自己 所以她有答案
我想很久

前几个月 听到一句电视剧对白
"I know you don’t understand me. I don’t understand me."
后面那一句 对我来说 是重点

十年前 我自认我很清楚我是谁和我要什么 那是所谓的梦想
你问我
我会说 我要成为… 我会是… 我一定要… 我一定不会…
全部答案都很坚定 不迟疑

现在 那些我要我会 大多都说不出口了
越来越了解现实与梦的分别
也明白了其中的不可能
触碰了更多的钉子 就算再怎么不怕痛 又有多少人愿意一再被钉伤
所以 慢慢的 我不懂本来以为的自己 还剩下多少

“逆鳞”

突来的骤雨 这条街一路泥泞
就像人生 不过是一场即兴
整个世界 正在对我们挑衅
就算如此 还是得无惧前进

手中的邮报 封面的人在微笑
下个路口 生命在暗巷尖叫
活着只是 油墨上面的一角
明天之後 还有谁翻阅得到

我跟你用不同方式 踩过前方带刺荆棘
你嚣张不畏惧退缩 我低头沉默却坚定

用力的还击 发出声音
让他们安静 不敢相信
继续前进 他们畏惧
睁大眼睛 他们躲避
然後放弃 专心聆听 我的声音

而生命 对每个人 都不公平 也没道理
只能扑向泥泞 迎向那阵骤雨
由不得你

如果生命 对每个人 都不公平 也没道理
那就让我带着孤寂 继续前进 直到光明


我只有一种容貌
我就是永远不会倒
我就算逆境环绕
我面对也要带着笑

我只有一种咆哮
我要让他们都知道
我生命再怎麽粗糙
我都要活得很骄傲

我说自尊啊 看起来或许可笑
但它至少 撑着我 试着不让我跌倒
活着 如果只是不甘寂静的喧嚣
那就咆哮吧
让每个人都能听得到

这首歌太特别
词写得太好
黄俊朗这个写词人 我好钦佩
这不过是他佳作之一

红军

身为红军迷 你们的表现让我感到骄傲
虽然落败 但虽败犹荣
没有所谓世界级的球员 没有所谓世界级的阵容
可能就因为这点 更加让人佩服

如果你也是红军的支持者 但却因为上一战的1-3 放弃观看今早这场比赛
那你不配称自己为红军迷 更不需要高唱什么你永不独行

我庆幸 六年前的我 爱上了红军 学会了那首你永不独行

假装坚强又爱面子的

你们说 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有些事不需要试 结果已经很明显

你们说 我必须自己决定
我当然知道 不然我为何苦恼这么久

你们说 若我要就此放弃我所付出的 你们无话可说
其实你们错了 打从好几年前开始 我那么努力付出 为的已不是我自己

你们说 你们不晓得问题出在哪里 只有我自己知道
对啊 那些问题我从没说给你们听 没有打算说 因为你们根本不可能帮我解决那些问题 而且说出来或许会让你们失望

因为当初是我要求的 所以我一直不敢喊停
因为你们以我为荣的样子 所以我不敢说我不行了
因为不想任何人失望 所以我不曾说出我的问题
因为我认为我还能坚持下去 所以我继续着
现在 因为我知道前方的不可能 所以我做出这个决定

想要说的是 我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好 我蛮懦夫的 一个假装坚强的懦夫 一个爱面子的懦夫

真的结束了吗?
可能这几天 都要贴着地板

Previous Older Entries Next Newer Entries